死线临近,然而此人一字未动。为了拯救自己,建个拼字群,能长期一起奋战当然是最好啦。

184456743,一个全职拼字群,验证消息请写:全职拼字+你的笔名


全职同人限定,每周日结算一次总字数,CP不限,题材不限,写了就行,目的就是让大家一起敦促彼此写写写。

目前的规则是:每周结算字数最少者需接受惩罚游戏一次;每月月终结算字数最多者,淘宝200元以内任意物品群主买单(相信群主说到做到)。

群内可以聊天玩耍,讨论写作技法或是全职相关任意事情。

目前只有群主一个人……欢迎来找群主玩;;; ;;;

但谢绝不码字的朋友们围观哦> <

【临到死线还没写稿这种...

虽然,标的,是(中),但,不会有,(下)了。因为,懒。

纵然,脑内,有这样,那样的,情节。可是,写出来,就觉得,自己,可真是个,变态啊。

不好吃,也不能,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嘉世旧主陶轩喜名花,曾重金购得十数株品种稀阵的山茶,名花雪皎自然也在其列。那山茶的花瓣厚而宽,莹白之中透着浓粉,有如胭脂染雪,煞是可爱。彼时叶修与陶轩间还未生嫌隙,那株雪皎,便在陶轩的授意下栽在去了斗神居所的门前。

斗神年少成名,在最风光得意的年纪里,有什么稀世难得的奇珍异宝未曾见过。不过区区草木,彼时的叶修自然是翻页就给抛诸脑后。世事流转,时至今日,这株无...

不想,写,剧情,了。

还是,来,顶风,作案,吧。

应该是在,一切风波,平息后的,一个,番外。

嘻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嘉佑十年,嘉世山庄新任掌门即位。

于旁人眼里,失却了斗神与却邪的嘉世山庄气数已尽,新任掌门也不过是一黄口小儿。一时间,偌大武林中,竟鲜有登门道贺的。

没落豪门的故事最是为市井中人所追捧,捕风捉影并着闲言碎语,从临安的茶楼书馆,一路传到了兴欣镖局。


那恰是桃花初放的时节,一日将尽,酒足饭饱的前任武林盟主正躺在后院的屋顶上打瞌睡。

兴欣到底是个小镖局,买不得多大的地面,这小小一方后院,就正正地对着街面儿上的茶肆。...

忙得焦头烂额的腿肉。


二. 云霞收夕霏


[下]


霸图城城主韩文清使得一手好拳法,内家功力也是不俗。未及弱冠便以“拳皇”之称威震江湖,继任霸图城后,北武林更是无有不对其唯命是从者。江湖往来里,常有好事者道,这南有嘉世,北有霸图,不知是斗神叶秋更厉害些,还是那拳皇韩文清更强硬些?久而久之,武人们余饭后的闲聊话题被添油加醋捕风捉影,竟也传出了“霸图城主与当今武林盟主不太对付”的传言。

俗话说,三人成虎。加之嘉世与霸图来往路途确实遥远,这江湖传言说得多了,便是连霸图底下的人们都闹不太清:自家为人正派作风耿直城主,对那素来有些不太着调的斗神,是不是真的颇有些不满?

如今听...

它会不会窗呢,我也不知道。

封面感谢义薄云天的 @说一不二 太太,让我们在关窗的路上潇洒作伴!

印量调查走这里:我我我


腿肉赶稿回来,继续摸个鱼。



二. 云霞收夕霏


[中]


“劳您动动尊臀,去把你那鸽子腿儿上的信给取下来,”吴雪峰被那鸽子扑腾的喧杂噪之声扰得烦不胜烦,搁了对账的笔向叶修抱怨,“也没见江湖上还有哪个习武的能懒成你这样。”

叶修躺在廊下打盹,好友的这番话从他耳边过去,似一阵清风般,半点痕迹也不留。他身上落了点桂花,衣服角里还窝着只圆滚滚的狸花猫崽,一人一猫齐齐打了个懒洋洋的呵欠,浑没个动弹的意思。

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,叶盟主终于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,“小邱啊,”他冲廊前刚下了早课的爱徒喊了一声,“替我把那鸽子捉来。”

嘉世山庄养着的信鸽哪里用捉,见邱非伸出手来,...

怜爱腿肉,且摸鱼,且珍惜。



二. 云霞收夕霏


[上]


“……你是……?”张佳乐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墙上,对山庄内的花木评头论足,手里还拈着块不知是哪儿顺来的桂花糕。转眼看到邱非,两人四目相接间,俱是一愣。

嘉世山庄防卫森严,斗神叶秋本人更是深谙奇门遁甲之术,想要潜入嘉世山庄、在斗神的院子里来去入如无人之境,放眼江湖,恐怕也没几人能做到。

“嘉世弟子,邱非。”

小少年正在院子里练习扎马步,仰头看到他,虽吃了不小的一惊,言辞应对却不卑不亢。

“哦?今年几岁,师从何人?”那人在墙头换了个姿势继续吃他的桂花糕。

“斗神叶秋门下。过完中秋就满十四了。”

张...

做一块勤奋的好腿肉。


一. 花重锦官城


[下]


“你不说话,我可就当你答应了啊?”叶修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那孩子的回答,于是他伸手把邱非抱了起来。

黄少天到底还是少年人心性,他看了会儿热闹,觉得无趣;眼见着雨也没有变小的势头,也没甚么别处可逛了;又耐不住嘉世山庄里那一板一眼的气氛,终于告辞。“你们嘉世山庄我就不拜访了,某些人阴阳怪气的嘴脸看着怪心烦的。你要是得了空来楚庭,尽管上蓝雨门找我。”

“是是,一定向文州把你今日蹭吃蹭喝的那几两银子都给讨回来。”叶修漫不经心地摆摆手,“去吧去吧。”

黄少天轻功了得,没待叶修把话说完,眨眼功夫已腾开数十尺远。浩...

善待腿肉,求不扒马。


一. 花重锦官城


[上]


嘉佑三年春,临安暴雨不绝。


“……若是寻常之人便也罢了,偏偏你手底下那些又是不安分的……”那少年不过弱冠年纪,蓝地织花锦衣沾了雨水,却愈发显出些肆意不羁的意思来。

那雨下得极大,来往行人无不步履匆匆,唯有这二人撑伞而行,信步悠然。

蓝衣少年见身边那人没答话,不由得急了眼,“哎我说老叶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?!”

他身边那位略高他一头的青年打了个漫不经心的呵欠,“……嗯……有吧。”

少年气得直跳脚,只恨佩剑不在手边,不然非得给这人捅出三四个血窟窿,“呸!好心也给你当成驴肝肺!”接着又摇摇手,“大人大量,不...

© 不就是割个腿肉吗 / Powered by LOFTER